武汉籍一家三口重庆隔离记
来源:武汉籍一家三口重庆隔离记发稿时间:2020-03-30 23:23:29


11时50分,救助机组从珠海起飞前往救助现场;13时10分,救助机组抵达现场海域,救生机组立即开始救援作业,救生员携带救援装备下降到货船上,对患病船员和陪同测体温,均显示正常。救生员先后将患病船员和陪同接上直升机,并于13时35分返回;14时20分,救助机组落地九洲机场,等待在旁的珠海海关、边检等部门人员对该患病船员和陪同进行询问登记,登记结束后,该患病船员被送往珠海市中医院。

“我可以说,走廊的每个角落、每个房间、每个空间都挤满了病人。” 莫莱特说道。

报道称,布鲁克代尔大学医院从3月初开始收拾新冠肺炎患者,目前院内已有百余名病毒检测阳性的患者。

“这是一个医疗战区。”布鲁克代尔大学医院急诊室医生莫勒特(Arabia Mollette)告诉CNN, “我每天来看到的都是痛苦、绝望和医疗保健的不平等。”

接报后,南海第一救助飞行队立即启动疫情期间救助预案,安排珠海基地救助直升机执行此次任务。机组迅速进行飞行前准备和防疫准备。值班室与船方核实确认该船员信息、航行轨迹、船员状况等,并将任务情况通报珠海市应急管理局、海上搜救中心以及海关、边检等相关部门。

而CNN说,这对于纽约的许多医院来说就是现实情况,纽约已经成为美国疫情暴发的中心。

据医院初步诊断,该渔民系脑神经压迫至头晕等症状,目前,该患病船员已经脱离生命危险,正在医院进行进一步救治。

莫莱特说,为容纳更多病床,医院已经开放多年未使用的楼层。她还说,医院还把儿科、急诊科改成了隔离区。而为把隔离区空间与医院其他部分隔开,医务人员使用挂塑料布、粘胶带的方式。

然而,美国总统特朗普26日曾在节目中对某些州大量需求呼吸机表示质疑,“我不认为你们需要3万、4万台呼吸机,当你去一个大医院,有时那里会有2台呼吸机。但是现在突然之间,纽约州长和其他人都在说他们需要3万台呼吸机。”29日上午10时40分,南海第一救助飞行队接到了南海救助局发来的求助信息。在珠海市东南方向约130海里处,某货船上1名船员突发头部疾病,出现头晕意识模糊等症状,情况危急,请求直升机救助。

医务人员用塑料布分隔病区(图源:CNN)